亚洲的成长与日本 (上)
从“工厂”向“技术革新”基地的转变 (2018年6月20日)

户堂康之 (独立行政法人经济产业研究所教职研究员,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经济学研究科教授)

亚洲的成长与日本(中)
大城市享受人口红利 (2018年6月15日)

大泉启一郎(日本综合研究所调査部高级主任研究员)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2017年11月14日)

牧原出 (东京大学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 (东京大学副教授)

围绕iPS细胞的社会与科学
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为主轴思考下一个十年 (2017年10月30日)

八代嘉美 (一般社团法人 日本再生医疗学会 理事长助理・京都大学 iPS细胞研究所 上广伦理研究部门 特定副教授)

正宗的日本研究不在日本 掌握了草体汉字和汉文训读的竞争对手

“日本研究”究竟属于谁? 日本学术振兴会有一份清单,上面列出了该协会提供研究经费的学术领域。“日本研究”并未列于其中。在“地域研究”列表中,可以看到“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和中亚”等关键词,但同样未见“日本”一词。在日本国内,名称中冠有“日本研究”四个字的研究和教育机构确实存在。笔者曾经与这些机构进行过合作研究,深知这些机构为获得研究经费所付出的辛苦。笔者在此并不是想批评在日本国内“日本研究”被严重忽视,只想澄清一个事实。如果很多读者(包括专业的研究者)认为从事日本研究工作的人大部分是国外的观察者,这实际上是制度所导致的误解。 笔者曾在国外进行研究工作,参加学术会议,并与国外的研究者共同著书。在此过程中,对于近年来日本研究的现状进行了简单的观察。笔者希望通过分享这些见闻,对于这种将日本研究分为“国内”和“国外”的错误认识进行澄清。笔者的见闻和体验主要来自多次在剑桥大学进行的长期研究工作,在欧洲数所大学和研究机构进行的合作研究工作,在世界各地参加的关于日本和亚洲研究的学术会议,国外的学位论文和专业杂志论文的审核工作,以及笔者担任立教大学国际交流负责人时与国外大学所进行的交流活动。尽管许多大学教师也有类似的经历,但 ...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