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成长与日本 (上)
从“工厂”向“技术革新”基地的转变 (2018年6月20日)

户堂康之 (独立行政法人经济产业研究所教职研究员,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经济学研究科教授)

亚洲的成长与日本(中)
大城市享受人口红利 (2018年6月15日)

大泉启一郎(日本综合研究所调査部高级主任研究员)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2017年11月14日)

牧原出 (东京大学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 (东京大学副教授)

围绕iPS细胞的社会与科学
以伦理、法律、社会性课题为主轴思考下一个十年 (2017年10月30日)

八代嘉美 (一般社团法人 日本再生医疗学会 理事长助理・京都大学 iPS细胞研究所 上广伦理研究部门 特定副教授)

日本外交是否具备普遍性 必须重新构筑公共外交战略

在“自由国际秩序” (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发生动摇的形势下,如果日本的公共外交仅仅只是依赖于文化的特殊性,将是不够充分的。现阶段,外交空间从“谈判的技术”扩大到“设置议题、制定规范”,就此我将提议与其相符的新指针。    去年秋季,中国共产党召开党代会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中国这两大活动相继进行,我有幸在北京大学稍事停留,得到了与众多学术界人士及专家交换意见的机会。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中国方面强调“民主主义”的负面影响,并将其作为共产党一党执政正当化的依据。按照他们的理论是这样的:民主主义(就像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企业)只考虑短期利益。政客和政党只关心下届选举,一味迎合选民,无法制定中长期的国家策略。其结果便是导致了“特朗普现象”和“英国脱欧(BREXIT)”所象征的民粹主义的崛起等。由此延伸开来,目前中国盛行着这样的论调,即“与民主主义相比,中国式的执政模式对世界而言具有更高的通用性”,以及“中国领导国际秩序的时机已到”。 欧美的软实力在全球化浪潮下产生动摇  先不管这种理论手法如何,但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直以来引领“自由国际秩序”的“民主主义”在欧美确实出现了动摇。对社会多样 ...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