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往期目录 > 外交
0

外交档案

No.21
第二十一期 ,外交  2015年6月13日

2014年在澳大利亚国会演说中看安倍首相的历史认识

神谷万丈

在本人着手执笔本稿之际,安倍首相解散了众议院。日本的国会为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制构成,在政治力量方面众议院处于更强地位。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和参议院相比,众议院在几个方面被赋予了优越性。日本宪法规定:“内阁首相从国会议员中选出,由国会表决指名”,在该宪法的指导下,首相从所有的众议院议员中选出。按照惯例,大部分内阁官员也是从众议院议员中选出来的。因此,众议院议员选举是决定日本政治动向的最重要的选举,本次选举也将成为左右安倍政权今后的政策方向性的一次选举(安倍首相也有可能就此下台)。不过本人在此将不进行面临选举的各党主张的分析和选举结果的预想。为什么呢?因为读者在阅读本稿时,实际上选举结果已经出来了。取而代之,本人将通过本稿探讨安倍首相在这2年内频频频遭到来自国外批判的一个重要政策课题(不过,本课题很难成为选举的争论点)。那就是安倍的“历史认识”问题。... [阅读更多]

No.19
第十九期 ,外交  2014年8月7日

亚太共同体的可能性

入江 昭(哈佛大学名誉教授)

也对于在60 年前也就是战争结束刚刚过去几年时就远渡美国的我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提到亚太,首先就想到战争。那是亚太战争的悲惨时代,接下来有过冷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亚太地域一直是多事之地。战争时许有人会问“为何现在要提亚太共同体”?其实关于亚太、亚太共同体的想法早就有了,也许有人会疑问是否有什么新现象?为何现在要提呢? 代结束了,那之后亚太应该是怎样的,在这个过程中是否有产生亚太共同体的可能性,这样的思考正是我的发问原点。... [阅读更多]

No.16
第十六期 ,外交  2014年1月28日

积极的和平国家 21
世纪日本的国家战略

神谷万丈 防卫大学校教授

2013 年 12 月 17 日,内阁会议决定了日本第一份《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和新的《防卫计划大纲》 “以国际协调主义为基础的,将和平主义”定位为日本今后的外交・安全保障政策基本理念。在海外视点来看,有不少人对于安倍晋三首相提倡的“积极的和平主义”(自 9 月 26 日首相在联合国总会的演说中初次提到)认为突兀而难明真意。实际上,“积极的和平主义”这种想法,并非安倍首相的原创。自冷战结束以来,日本的外交・安全保障共同体中的一部分人员,一直都在诉求必须将日本战后和平主义从“消极的”转换为“积极的”。我也是其中之一。那并不意味着是要丢 弃战后的和平主义,而是在维持其长处的基础上,随着日本国力增强和冷战后国际局势变化而修正其短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记忆,日本对于在战争中行为的自责之念,已经令战后日本人产生了日本成为决不再染指侵略战争的“和平国家”的决心,这是日本战后和平主义的原点。但是,日本的战后和平主义,包含了两种消极性。第一种是缺乏“为了和平而行动的想法”(第一种消极性),第二点,是缺乏“为了和平而动用军事力的想法”(第二种消极性)。... [阅读更多]

No.13

【亚洲崛起和回归亚洲】美中新体制与日本外交走向

Photo : miyamoto,fujisaki,tanaka

2012年,美、中等世界各地新体制启动。在中国崛起、美国将对外战略重点转向亚太地区的背景下,日本外交要发挥怎样的作用?迄今为止深度参与日美、日中关系相关工作的三位嘉宾就此展开了讨论。 主持人:工藤泰志言论NPO代表(Discuss Japan 编辑委员长) 出席者:宫本雄二 宫本亚洲研究所代表、前驻华特命全权大使 京都大学法学部毕业后进入外务省工作。先后任亚洲局中国课长、裁军管理与科学 审议官(大使)、驻缅甸联邦特命全权大使等职,2006年起任驻华特命全权大使。 2011年起任现职。 藤崎一郎 前驻美大使、上智大学特聘教授 在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部学习期间通过外交官考试,毕业前便进入外务省工作。经 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日本政府代表团成员、北美局长、外务审议官(经济)、 日本常驻日内瓦国际机构代表团特命全权大使等职,从2008年起任驻美特命全权大 使。2013年起任现职。... [阅读更多]

No.13

【亚洲崛起和回归亚洲】有必要尽快设置国家安全委员会

Photo : Abe Shinzo

共同社2013年1月24日就日本的外交政策以及被称为”ABENOMICS”的重振经济措施等采访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安倍在2012年的众院选举中以”找回强大的日本”为口号取得压倒性胜利,为自民党夺回了政权。 需要尽快设置NSC及修改自卫队法 问:有日本人遇难的阿尔及利亚人质事件暴露出了日本危机管理体制的各种课题。... [阅读更多]

No.13

参考材料: 安倍晋三首相的政策演说、谈话及记者会发言

安倍晋三首相的政策演说、谈话及记者会发言 1) 第183届国会安倍内阁总理大臣施政方针演说 (http://www.kantei.go.jp/96_abe/statement/201301/28syosin.html) 2) 2013年达沃斯论坛”日本之夜”安倍总理大臣录像致词 (http://www.kantei.go.jp/96_abe/statement/201301/25davos.html)... [阅读更多]

No.13-15

【亚洲崛起和回归亚洲】 “太平洋世纪”的国际秩序

Photo : Hosoya Yuichi

从”大西洋世纪”走向”太平洋世纪” 当前,世界秩序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地壳变动,国际政治中心正逐步从大西洋转移到太平洋。在新的国际环境不断形成的过程中,如何审视这个世界,我们有必要大幅修改这一认识框架,否则或许可能会看错今后国际政治的趋势。 大航海时代之前,地中海是国际政治的中心。发现新大陆之后,欧洲的君主们逐渐把关注点转向大西洋彼岸,同时又惧怕统治着东地中海的奥斯曼帝国的威胁。十八世纪末,在大西洋两侧的北美与法国发生了被称为”环大西洋革命”的政治变动—-法国革命和美国独立战争。自此,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的政治理念在环大西洋地区得以普及。工业革命以及定期航线的开通又促进了该地区的市场一体化。在政治近代化和经济工业化的发展过程中,欧美各国以其占绝对优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为武器,通过殖民统治将其影响力扩大到了全世界。另一方面,十九世纪中叶的克里米亚战争之后,作为伊斯兰帝国的奥斯曼王朝急速衰落,于是欧洲大国则日益关注东方,位于远东的清帝国和日本的重要性逐渐增加。这个时期里,太平洋位于远离世界中心的地方,在以大西洋为中心的国际政治世界里只能算是边缘地区。不过 ... ... [阅读更多]

No.13-15

【亚洲崛起和回归亚洲】 2032年的东亚与日本的作用 -不会动摇的美国优势-

Photo : Kitaoka Shinichi

(二十年后的国际秩序将发生怎样的变化?崛起的中国会成为霸权国家吗?日本在国际社会中所处位置如何?本文将在展望东亚权力政治(Power Politics)走向的同时,考察作为”全球行动者”(Global Actor)的日本的重建道路。) 我的专业是历史。历史学家的工作是分析过去,而不是预测未来。不过,历史学家对于未来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未来的事情是不可知的。 1945年,在日本战败的这一年,是否有人预测到十多年后开始的经济高度增长期呢?是否有人预测到了十九年后的(东京)奥运会和二十五年后的(大阪)世博会的成功举办呢? 1868年,明治维新的这一年,是否有人预测到了三年后的1871年各地的藩因为”废藩置县”政策而消亡、八年后的1876年武士因为”秩禄处分”政策(被取消俸禄)和实施”废刀令”而消失呢?是否有人预测到了二十六年后的日清战争(中日甲午战争)胜利和三十六年后的日俄战争胜利呢?未来是难以预测的。... [阅读更多]

No.13-15

【亚洲崛起和回归亚洲】谋求综合性东亚战略-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层化是关键。需要重新审视在安保体制中的作用和承担的使命

Photo : Tanaka Hitoshi

要点: •以日美面临的环境变化为前提重塑双边关系•构建日美中三边框架以提升军事信赖度•在TPP框架下参与制定经济规则 最近十年,日美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日本遭受地震灾害时,美国实施了代号”朋友作战”的救灾行动,展示日美关系的强韧。尽管不乏此类事例,但随着日本国力相对下降,日本在国际社会中的重要性也逐渐降低。或许在美国看来,在日本政权每年更迭一次的形势下,大概无法构建同盟国间被视为前提的信赖关系吧。 特别是2009年诞生的民主党鸠山由纪夫政府,在没有与同盟国美国进行充分协商的情况下便打出”美军普天间基地至少迁至(冲绳)县外”和”对等的日美关系与东亚共同体”等方针。事实上,此举不禁让人怀疑日本是否想疏远美国?美国奥巴马政府也改变了小布什政府优先同盟国的姿态,摆出了更为务实的态度。 安倍晋三政府打出了强化日美关系的方针。不过,在以往延长线重塑日美关系的想法并不可取。如果不以日美面临的内外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为前提力图重塑双边关系,那么日美关系就难以得到加强。... [阅读更多]

No.13-15

【日本不希望陷入争端】建立起敢于互相触碰”肿块”的关系–以市民撰写的”中日市民联合倡议”为基础

Photo : Ding Ning

中日市民联合倡议 今天,2012年9月29日,正值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纪念日。 40年来,中日双方的相互合作为两国的发展和繁荣做出了重要贡献。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对当年为恢复邦交付出艰辛努力的先贤们充满敬意和感谢。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友好交往源远流长,近代也有过一段非常不幸的时期。历史深刻地告诉我们,中日和则两利,斗则两伤,发展睦邻友好关系符合双方人民的利益,同时,也对缓和亚洲紧张局势和维护世界和平具有积极的意义。 正因如此,我们对最近发生的两国之间的紧张和对立深感忧虑。如果听任部分人造成的错误和憎恶继续增幅,不加控制,来之不易的中日友好大厦势必毁于一旦,两国上下多年的努力难免化为泡影。 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纪念日的今天,拥有上述危机意识的两国市民聚在一起,坦诚认真地交换了意见。大家一致认为,中日之间无论出现多么大的困难,都应全力调动各种社会正能量加以解决,以避免损害两国关系的更大危险的发生。...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