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往期目录 > 经济
0

经济档案

No.29
第二十九期 ,经济  2017年4月14日

向世界澄清“通缩的真面目”
由日本、中国、新加坡、美国人口动态预测世界经济的动向

《通缩的真面目(デフレの正体)》出版后已经过去了六年,书中提出了人口在预测经济动向中的重要性,我们将把这一解答运用到对世界经济的分析中去。   在2010年出版的《通缩的真面目》中,我曾经指出日本经济陷入长期停滞不前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青壮年人口数量的减少。 日本的劳动年龄人口(15岁至64岁的人口,包括在日本的外籍人士),1995年达到顶点,约为8700万人,随后就一路回落至2015年,期间减少了1000万人以上,高达总人数的12%。随着这种情况的持续,住宅、汽车、家电产品和各种食品等,主要以劳动人口为对象的商品需求数量减少了,但是供给的数量却因为生产进一步实现了机械化和自动化,即使劳动人口有所减少,也并未减少。有大多数企业把因人口结构引起的结构性数量减少误以为是“因不景气造成的恶性循环”,所以并未及时采取调整生产数量、或把重心转移至老年人市场等的对策。其结果就是造成在这些商品领域的供给过剩导致了商品价格的降低。这其实不属于货币现象的通缩,而是发生了微观经济学的价格崩溃。 像这种以人口因素为原因的消费衰减,宽松货币政策当然不会奏效,而“通过技术革新提高生产率”这种空口道理也不会起作用。《通缩的真面目》中得出的结论其 ... ... [阅读更多]

No.30
第三十期 ,经济  2017年4月13日

日美贸易摩擦能否避免?
贸易赤字国的批评没有道理

今年1月启动的美国新一届政府积极制定贸易保护政策,试图限制贸易。新政权启动后立即宣布退出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并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据报道,美国进而又提出了与贸易伙伴国之间的贸易赤字问题,正准备征收高关税以纠正这种状况。 在这些一系列动向的背后,存在着保护本国产业避免与外国竞争的目的。而且有人指出,贸易保护的动向有可能导致世界经济的混乱。 那么从根本上说,为什么保护本国产业避免与外国竞争会导致混乱呢?本文想从经济学的角度归纳整理贸易保护的影响。 *  *  * 我们做一个思想实验。假设某国从完全没有关税的状态向利用关税限制贸易的状态转变,这时贸易保护的效应从理论上说可以分为下述三个。 第一个效应是通过贸易保护维持本国生产者的生产。利用关税可以使本国生产者避免与外国进行激烈竞争,因此对生产者产生正效应。 第二个效应是获得关税收入。在利用关税限制贸易之前,贸易免税,关税收入为零。如果征收关税,只要进口,国家就可以获得关税收入。因此,对于限制贸易的国家,贸易保护还产生关税收入的正效应。 第三个效应是受到保护的产品价格上涨。在维持本国生产的第一个效应中,包含着关税带来价格上涨。而受产品价格上涨影响的是 ... ... [阅读更多]

No.30
第三十期 ,经济  2017年4月13日

日美贸易摩擦能否避免?
绝不畏惧要求,始终坚持正论
绝对避免进口数量义务

〈要点〉 通过经济对话实现自由贸易和投资促进主张 日本必须尽快重审薄弱环节-农业保护 只要有日美FTA的邀请,日本就不得不接受 特朗普政权上台以来已过去一个多月。其理论体系不明确的政治手法不仅给美国,还给整个世界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尤其是关于国际通商政策,仍有众多不稳定要素尚未解决。不久前特朗普刚表明将脱离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人们非常担心其无视战后70年间构筑的基于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无差别原则和关税约定的言行。 在2月份安倍晋三首相访美之际,新确定了以麻生太郎副总理和美国副总统彭斯为首的“日美经济对话”。设置不被美国总统的个人言论牵着鼻子走,也许能够坐下来谈谈的次级对话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是,目前基本上不明确到底对方会说什么。 在该对话中,关于国际通商政策,日本应完成的目标已很清楚。具体说就是,坚持主张自由贸易和投资的促进、制定有效活用企业全球价值链(GVC)的国际规则的推进。 面对提出无理要求的对手,急于当场摆脱窘困正中对方的下怀。日本需尽可能地坚持正论,至少能够与对方握手言和,避免更大的损失。因此,日本自身也必须洁身自好。 保护主义是一个很严重的时代错误。特朗普氏脑中所想的是,瑞士日内瓦高等国际关系 ... ... [阅读更多]

No.29
第二十九期 ,经济  2017年4月13日

用新的视点来看少子化对策
实物提供胜于现金―加快扩充保育服务

〈要点〉 发挥女性就业对出生率起到的正面作用 现金提供的急剧增加不会直接造成出生率的反弹 高出生率国家在90年代以后转为提供实物 日本的总和生育率(女性终生生育孩子的平均人数)在2015年为1.45,看来似乎有恢复的趋势。但是,在发达国家中,有好几个国家如美国、英国、法国等出生率都超过了1.8。日本的经济社会目前面临少子老龄化压力,所有发达国家并不全都相同。 作为少子化对策的育儿支援可分为儿童津贴等现金提供和保育服务等实物提供。从国际上来看,日本的育儿支援规模明显小得多。基于出生率较高的发达国家的经验,笔者认为,必须在实物提供上加大力量,大幅度扩充育儿支援。 *  *  * 安倍政府提出的“日本一亿总活跃计划”,意欲实现1.8的出生率目标。在此,不妨简单地来比较一下美英法等国家,在2014年的出生率高于1.8的发达国家(高出生率国家)与日本之间,出生率和育儿支援有着什么样的不同。 从图中首先我们可以确认到的是不仅日本,高出生率国家的出生率减少也已经出现停止。当然,根据不同国家也有不同,但从平均来看,出生率从1990年代后半起便已经触底。2008年的国際金融危机后,也是因为受到经济萧条的影响,最近虽然出现了到顶的倾向,即便如此 ... ... [阅读更多]

No.29
第二十九期 ,经济  2017年4月11日

对“金融政策总结验证“的评价
在超过2%之前继续放宽金融政策
引进长短期利率操作

〈要点〉 由于大规模宽松金融政策的实施,日本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通缩 通过少有的承诺提高对实现2%目标的信任 根据金融形势促进形成最合适的利息布 日本央行在上周的金融政策会议上,对此前的宽松金融政策进行了总结性验证,并根据验证结果引进了“附带长短期利率操作的量化、质化宽松金融”新框架。 3年前,日本央行将“物价稳定的目标”定为消费者物价增长率达成2%,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而引进了“量化、质化金融宽松”政策。那时日本央行设想的机制是(1)明确承诺实现2%的目标,通过实施大规模金融宽松政策,提高人们对物价的预期(预期物价上涨率)。(2)通过大规模收购长期国债,降低名义利率。(3)以上两种方法并行,从而降低实际利息(考虑了未来物价的利息),刺激经济,抬高物价。 在此后的3年多时间里,企业收益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失业率也降到了3%。日元的过度升值状况有所改变,股价也有所回升。基本工资连续3年上调,剔除能源价格的影响,消费者物价连续2年10个月走高。从“物价持续下跌”这个意义上看,日本经济已经不再通缩。这种良性转变得益于“量化、质化金融宽松政策”带来的实际利率下降。这是可以用大型经济模型分析验证的。 尽管已经摆脱通缩,但2%的目标依然未能实 ... ... [阅读更多]

No.29
第二十九期 ,经济  2017年4月11日

依靠期待能否提高物价
不会给工资造成影响
―通货紧缩并非是货币性现象

< 要点 > 物价目标达成时期延期表示异次元宽松政策的失败 在决定价格和工资时没有考虑对将来的期待 价格浮动并非源自货币数量,而是石油价格    “两年之内消费物价指数提升2个百分点(生鲜食品除外)”。在2013年4月开始的“异次元金融宽松”所定的这个数字目标失败了。最近物件下滑了0.4个百分点。这个幅度比白川方明前日本央行总裁任期结束时的下跌幅度还大。    果真日本央行在2016年11月1日金融政策决定会议上,将2%的物件上升目标的实现时间由“17年度内”推迟到“18年度左右”。在这3年办内,共计推迟5次(参照图)。也就是即将在2018年4月结束任期的黑田东彦总裁的任期中,日本央行承认了花了5年时间也没能实现该目标。     购买了250万亿日元的国债,日本央行的决算账户余额增加到300万亿日元,为什么物价依然没有上升?人们期待所谓量化宽松能起到重要的作用。本稿就零利率时期,聚焦于该“期待”,对此问题进行分析与论证。2016年8月27日黑田总裁在美国的演讲题目就是≪根据带负利率的量化宽松和质化宽松对预想物价上升率的重新锚定≫。作为金融政策的要点现在依然是“预想物价上升率”,即对物价上升抱有“期待”。     ... ... [阅读更多]

No.29
第二十九期 ,经济  2017年3月28日

扩散于亚洲的少子化现象
支援就业和育儿两立为关键
― 增加家庭相关支出

加藤久和(明治大学教授)

〈要点〉 也有韩国或者泰国等比日本出生率低的国家 日本的家庭相关社会支出极少 政府高提出出生率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2015年的出生数推算为100万8千人,时隔五年出现增长。但是死亡人数在二战后首次超过130万人,连续九年人口自然减少。虽说出生人数增加了,但是和现在的大学生出生时(20年前)相比,少20万人。少子化的倾向没有得到改善,预测今后人口减少会进一步加速。 日本的总人口准确数据要等到2015年人口普查结果的公布,但是截至2015年10月时的总人口推算为1亿2689万人。(总务省“人口推算”推算数据)。和2010年的人口普查相比,这5年中,约减少116万人。相当于山形县或者石川县的一个县的人口规模。 根据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日本未来人口推算(2012年1月推算)≫,截至2020年的5年之中,预计大约会减少250万人。同时老龄化也在前进,目前日本已经成为8人中有一个人在75岁以上的超老龄化社会,抬高了医疗和护理的负担。人口减少给经济发展带来风险的可能性也很高。 不论是人口减少还是老龄化,主要原因在于出生率的下滑。出生率开始下滑,人口减少,成为母亲的女性人口减少,就算出生率停止下滑,出生人口数在下一代依然会更加减少, ... ... [阅读更多]

No.28
第二十八期 ,经济  2017年3月28日

果真还是大问题
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

美国新总统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引起各方的不安。确实,在经济学的角度看特朗普的种种发言,具有很多错误。而且,其错误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给世界贸易带来不良影响。 错误贸易观的两种类型 据我观察,特朗普的错误贸易观可以分以下两个类型。 第一类型就是谁都会指出的明显的错误。其典型就是主张保护贸易。特朗普主张由国外进口的产品剥夺了国内的就业。这样一来,为了保护国内就业就会自然的限制进口,如果对方国也采取同样的政策,世界贸易将会陷入萎缩。     特朗普对促进多边自由贸易进行批评也让人为之担忧。二战后的世界经济,以GATT(关税和贸易总协定)和WTO(世贸组织)为主推动了多边之间的自由贸易,次善的措施即推动FTA(自由贸易协定)在复数国家和地区之间发展。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就是其一。多国之间贸易自由化受到欢迎是因为在限定的国家和区域间实现自由化,本来一些非效率的贸易可以得到实现。     此外,美国对中国和日本间的贸易出现大幅度赤字,特朗普批判说这是因为中国和日本实施不公平的限制措施导致的。但是,举汽车为例,日美之间的汽车贸易,日本出现顺差是因为美国的消费者喜欢日本车,美国车在日本卖不动是因为日本的消费者不喜欢美国车。     第二个 ... ... [阅读更多]

No.28
第二十八期 ,经济  2017年3月27日

对“金融政策总结验证“的评价
自始至终都在强调新框架的合理性
对信息发布方面的反思不够充分

〈要点〉 通过放宽金融将需求前置效果有限 长期利率的固定与国债管理政策密不可分 在影响预期方面应该改进信息发布 大胆的金融宽松政策是以2年内达成2%的通胀目标为前提的速决战。然而政策引进后经过了3年半,通胀率仍然停留在负值,目标达成的时期也难以预期。所以如何重整态势打持久战的问题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 *** 日本央行在9月21日公布的“总结性验证”中表示,由于自然利率(中立于景气和物价动向的利率)趋向下降,所以需要强化预期、提高预期通胀率,进一步降低实际利率。 在此基础上,日本央行决定在消费者物价上涨率的实际数字平稳超过“物价稳定目标”的2%之前,持续扩大货币供给量(超调型控制),实施将短期利率诱导至-0.1%、10年期国债利率诱导至0%左右的“收益率曲线控制”,即采用“附带长短期利率操作的量化、质化金融宽松”政策。 该框架从整体来看缺乏一致性,所以解释也不统一。缺乏一致性起因于同时干预了利率和量。要想控制长期利率,长期国债的收购量就会由利率诱导所需的水平而内在决定。这与每年维持80万亿日元的巨额国债收购目标这个扩大货币供给量的方针难以同时达成。 很多报道都将持续扩大货币供给量看作是“对旧方针保留情面的场面话”,并解释 ... ... [阅读更多]

No.28
第二十八期 ,经济  2017年1月28日

自由贸易的意义
持续通商谈判将开辟新道路 ― 将人、物和钱区别开来

<要点 > 避免人、物和钱的国际化一股脑的议论 贸易自由化的动向越明显,反弹就越大 从历史上来看,保护主义不会引导出号偏袒的结果 “我们自己向外国要求劳动力。但是来的确是人。”这是瑞士的作家就外国人劳动力做出的评语。若仅考虑作为生产要素的劳动力,从海外引进廉价劳动力看似合理,却涉及了家人、宗教、文化和犯罪等各种人的要素,出现了众 多难题。 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特朗普的发言、决定脱欧的英国国民投票等,反全球化浪潮的声音越来越大。不过,如细看内容,就会发现移民和难民等有关跨越国界的人口迁移等问题占了多数。 全球化指的是人、物、钱、企业和信息等各种要素跨越国界进行迁移的过程。若是这么定义,议论就会太笼统了。物的交易-贸易自由化和全球化热钱的活动活跃化在经济学上是完全不同的现象。 即便是强烈主张人们更偏好贸易自由化的固执自由贸易论者的学者,也有不少人认为全球化热钱的动向需要某种限制。更何况在讨论处于当今的全球化议论中心的人口迁移的是非时,牵涉了与贸易自由论不同维度的各种论点。 另一方面,在讨论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等经济合作协定(EPA)的是非时,多一股脑讨论人、物和钱等的国际化。本来物的国际化-贸易自由化应当是议 ...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