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往期目录 > 政治
0

政治档案

No.19
第十九期 ,政治  2014年8月7日

通过积极和平主义的实践以促进日美合作
日美首脑会谈后的日本外交、安全保障政策

神谷万丈

前不久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亚洲各国的最大成果是,再次强调了要克服日美两国最近日益严峻的摩擦,强化两国的同盟意识,并通过各种具体的政策和协议证明了这一点。虽说事实上可以看出奥巴马总统有并不想损坏与中国之间的关系这一顾虑,但和日本以及其他各国共同牵制中国过分的自我主张的意图很明显,可以说此其意义极其重大。 奥巴马总统明确表明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第5 条,在当前中国反反复复于诸岛周围不断进行挑衅之际,美国总统第一次做出如此陈述其意义重大。安倍、奥巴马两位首脑共同表明,“日美两国都反对任何使用威胁、强制以及武力的方式,来试图主张领土及海洋权利的做法(共同声明)”,在反对试图通过武力改变现状的做法上达成了共识。两国首脑一直以来,反复强调在中国崛起之前维持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重要性,这次的会谈可以说在这个问题上,日美明确表明要齐心协力发挥领导作用。... [阅读更多]

No.16
第十六期 ,政治  2014年2月3日

安倍经济学“国土坚韧化”令人忧虑
回归公共投资
什么都解决不了

小峰隆夫 (法政大学大学院教授)

日本地区遭受人口减少的巨浪袭击,使本来就严重的地区衰退进一步加速。 对于此种现象,其中一个答案是,基于“国土坚韧化”的理念,增加公共投资。 公共投资主导型的地区振兴,是违背时代发展潮流的,我所忧虑的是,对萌芽中的地区主导型发展潮流来说反而是一种妨碍。 ... [阅读更多]

No.16
第十六期 ,政治  2014年2月3日

学习法国,
以九千万人口实现安定发展
充分发挥女性及外国人的力量
同时利用源于大学的技术革新及雇佣改革

岩田一政(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理事长)

我们在于5 月公开的“全球化长期预测及日本的三个未来”一文中指出,将来的日本,可能会因为纳税和社会保障负担的增加导致国家机器产生故障,也存在生活水平下降的可能。其根本原因在于人口的减少。如果置之不理,将来的100 年内,人口会降低到目前的30%,而200 年后仅有目前的10%。随之,日本在国际社会上的存在感也会变得日益薄弱。为了避免这一现象的发生,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提出了国家人口目标测定一事已迫在眉睫刻不容缓。因该于今起40 年内,持续提高出生率,初步人口目标定为9000 万人,并从海内外吸收先进的知识经验及投资等,计划制定出良好的开国性政策。 与此同时,应该为广大的女性提供更能施展才华,发挥潜在价值的大环境,比如积极的采用女性高管、议员等,并将这一目标数值化。为了更好地推动技术革新,在拥有技术的大学经营改革的基础上,扩大人口流动以适应挑战,企业的人才流动等也是极为必要的。集结多元化人才,集思广义,来逐步改善目前以男性职员为主的劳动力分配。只有实现了劳动力分配确改善,才能确保人均收入,从而获得在世界上经济大国中的发言权。... [阅读更多]

No.16
第十六期 ,政治  2014年2月1日

令人恐慌的模拟分析
2040 年,地方将消亡。
“极点社会 ”将来临

增田宽也(东京大学大学院客座教授)+人口减少问题研究会

勾勒国家的未来蓝图时,首先必须掌握其人口动态。日本从2008 年开始出现人口减少,今后将全面迎来人口减少社会。对此,如何实现人口的富足,需要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待日本的现状。在担任日本岩手县知事的 12 年间,最困扰我的就是人口减少问题及其造成的限界村落(荒村)问题。就任时(1995 年)141 万9000 的岩手县人口到卸任(2007 年)时变成了 136 万 3000 人,近期(2012 年)更是减少到了 130 万 3000 人。人口的不断减少,不仅使地域交流的功能降低,而且医疗和教育等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服务也将难以维持下去。知事在任期间,我引进了运用 IT 技术的远程医疗系统,向存在灾害隐患的村落发放了部分迁移补助费以促进村落的一体化发展。这些政策在维持地域功能方面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始终都只是被动性政策。如今,日本全国正面临着“限界自治体化”危机。而能否避免此危机,并成功转型为可持续发展国家,则主要取决于我们的选择。... [阅读更多]

No.15
第十五期 ,政治  2013年11月22日

思考安倍内阁今后的三年

吉崎 达彦 (双日综合研究所董事兼副所长、主任经济学人)

在参议院一直停留在第二大势力的自民党公明党连立执政党,在今年夏天的参议院选举中获得了超过定数一半的议席。由此,执政党在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确保了稳定过半的议席,解除了被称为“扭曲国会”的状态。这对安倍首相而言,可以说是超出预期的好结果。按照正常情况,今后三年将不发生选举。多变的日本政治将迎来罕见的稳定时期。那么今后的安倍政权,将以什么为目标?安倍首相是否将会着手实现他的外公——岸信介首相一直以来的夙愿,也就是宪法的修改呢?持这种看法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考虑到政治日程,安倍首相的自由度并不高。让我们来看一下今后三年期间,安倍内阁必须优先处理的课题是什么。日本政治被讥讽为“旋转门政治”,日本在这六年里,基本以“一年一度”的频率更换首相。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这是因为政治制度本身就存在着问题,选举实在过多。首先有众议院。任期为四年,因为还会有突发性解散,所以议员们的平均任期大概为三年左右。同时还有参议院。参议院并不是以六年任期结束才选举,而是每三年改选定数一半的议员。再加上每四年一次的统一地... [阅读更多]

No.15
第十五期 ,政治  2013年11月21日

诗评2013 “黄金期的三年”与首相的历炼

村田晃嗣 (国际政治学者、同志社大学校长)

在已过去的7月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不负众望获得了全胜,“扭曲的国会”现象也随之消失。在众议院内,自民党的票数也占有绝对优势。如果没有什么特大事件,直至2016年夏天才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之时,不再会有国政选举,自民党政权也可望会享受“黄金期的三年”。在2015年自民党的总裁选举中,如果安倍晋三首相再次顺利当选,那么他作为首相在这个“黄金期的三年”能大展手脚。但是,今后以安倍晋三为首的自民党并不是高枕无忧不可撼动。在此笔者想罗列出五个课题。 第一,“安倍经济学”到底能走多远。在此之前,提高消费税一事到底能否实现也是值得讨论的。目前,安倍经济学能够顺利进行,是以明年提高消费税为前提从而带动了内需消费。所以涨税后能否有效改善通货紧缩仍然是个悬念。因此,“安倍经济学”到底能走多远,其实是接下来将被人们关注的话题。同样,关于“安倍经济学”所提到的“三只箭(大胆的金融政策、迅速的财政政策、鼓励民间投资的成长策略)”中最为重要的成长战略,为了实现策略,一方面,需要大胆的结构改革,另一方面,还要权衡好与安倍首相一直提倡的“美丽日本”的国家印象之间潜在的紧张关系。举个简单的例子,让女性既积极的投入到社会生活中又让她当贤妻良母,这本身就不是一件易事。所以,协调“结构性改革”和“美丽日本”的关系,今后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阅读更多]

No.13-14

【日本政治能够转变吗?】安倍政府力争实现的是强有力的经济–重建和现实的外交政策

Photo : Shiozaki ,Fukushima

安倍政府正以经济增长对策为核心大力推进日本经济的重建。在海外媒体等评论其”右倾化”并对此表示担忧的情况下,安倍政府站在其一贯以来主张的重视日美关系的坐标之上,将如何谋求日本在亚洲地区发挥作用呢?Glen S. Fukushima与自民党代理政调会长盐崎恭久就此进行了对谈。Fukushima曾长年活跃在日本,现在在华盛顿的一家智囊机构工作;而盐崎是安倍的谋士之一,早在他留学哈佛大学时起就与Fukushima之间交情深厚。... [阅读更多]

No.13-14

【日本政治能够转变吗?】无需对日本的未来过度悲观

Photo : Akashi Yasushi

日本的影响力变得微弱 作为一个日本人和关注国际关系的人,我对日本政治的低迷状况感到遗憾。短命政府一个接一个地换,日本没有展示本应该有的国际性愿景,日本经济也萎靡不振。 政治领导人频繁更换的负面影响也被外国指出,以前被说”敲打日本”(Japan Bashing),日本在国际上拥有实力时受到了批评。其中既有合理的批评,也有无理的诽谤,但是受到批评说明也受到关注。 然而,现在是”无视日本”(Japan Passing),也就是对日本视而不见的状况。 这是日本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减弱的表现。让亚洲的人们、世界各国理解日本正在考虑的事、担心的事、期待的事,这对于日本和日本国民来说非常重要。 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变得微弱,对此我强烈感到一种难以言表的焦虑。海外的朋友也对我表示担忧称”日本没有办法了吗?”... [阅读更多]

No.13-14

【日本是否”右倾化”?】日本真在右倾化吗? “现实主义外交备受考验的第二届安倍政府”

Photo : Matsumoto Kenichi

去年(2012年),自7月《朝日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将尖阁诸岛”国有化”以来,特别是到12月16日自民党在众院选举中以压倒性优势取得胜利之后的一段时间内,美国的《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以及德国的《焦点》周刊等欧美主要媒体均对”日本的右倾化”进行了报道。不仅是中国、韩国,全世界都开始说”日本在右倾化”。 海外媒体提出”日本右倾化”论的背景之一源于迄今为止日本以外交为首的解释能力不足。日本的影响力和讯息没有很好地传到国际社会。在这种情况下,原本以”民族主义者”自居的安倍率领的自民党取得了大胜,海外媒体对日本的动向显示出久违的关注,并聚焦于其突出的部分。海外媒体的报道中,主张”修改宪法”和”创建国防军”的安倍首相的上台与二战前的军国主义、侵略主义形象重合在了一起。... [阅读更多]

No.11
第十一期 ,政治  2012年5月2日

“1984年集团”是什么

第一次读”集团1984年”的论文是在1974年的春天,从关西回东京的东海道新干线列车上。论文是在大阪相遇的山崎正和先生(大阪大学名誉教授)给我的,他说:”这篇文章挺有意思的,你看看吧”,这篇文章正是《对日本共产党〈民主联合政府纲领〉的批判》一文。 我看了一下,作者落款是”共同执笔 集团1984年”。很显然,命名取自乔治·奥威尔近未来小说《1984》。这部作品为人类的未来成为高度集权管理社会敲响了警钟,被认为是对社会主义社会的批判和对高科技高压力社会的批判。我记得开始时觉得作者名字取得巧妙,文章读下去后发现内容也很有趣,让人非常兴奋。 当时,我在《文艺春秋》做主编。之前我曾是《诸君!》的主编,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向山崎先生约稿。山崎先生与”集团1984年”的关系其实在那时我并不了解。 登载这篇论文的《文艺春秋》1974年6月刊,在首页上作为”编辑部前言”,写着”1984年集团,是由20多名各领域专家组成的学者集团”。...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