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往期目录 > 经济 > TPP11协议达成后的问题
建立全球规则的指导原则
0
经济 ,第三十四期  2018年3月30日

TPP11协议达成后的问题
建立全球规则的指导原则

〈要点〉

  • TPP11是日本经济外交的一大成就
  • 即使设置冻结条目,协议的质量也不会受到影响
  • 向“数据本地化”迈进也可以获得一箭双雕的效果

木村福成(庆应义塾大学教授)

11月份在越南岘港举行的除美国之外的11个国家参加的环太平洋经济伙伴合作(TPP)新协议“TPP11”(CPTPP)大致达成了协议,成为迈向TPP生效的一大步。虽然国有企业(马来西亚)、服务和投资于煤炭工业(文莱)、解决冲突(越南)、文化例外(加拿大)等4个项目仍在持续谈判之中,但如果就这些问题达成一致并署名,则无论经济规模如何,超过六个国家批准就会生效。


在特朗普政权下,由于美国暂时不会回到TPP,所以产生了一些强调经济效应急剧下降的呼声。但TPP11的价值是高水平的贸易自由化和国际规则制定,可以将其作为亚太地区努力的目标。如果美国能够摆脱国内政治的纠缠并冷静地进行思考,就可以发现与其花费时间和精力构建两个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FTA),返回TPP会更加具有效率。

 

 

一旦它可以生效,无需等待美国回归,其他亚太国家都会被笼络进去。许多国家都对这个有价值的协议感兴趣。TPP的前身是文莱、智利、新西兰和新加坡参加的P4(太平洋4)。相比之下,由六个以上国家组成的TPP11是一个很好的中间点。

早在这次谈判之前,日本就开始推动TPP批准程序并制定了相关法案,并在解决国内的补贴问题后,一举掌握了谈判的主导权。TPP11协议的大致达成与基本结束谈判的日本和欧盟(EU)的经济合作协议(EPA)一起成为日本启动新经济外交的巨大成果。

有20个条目被定为“冻结条目”,直到美国回归才会生效。每个章节都设置了这样的条目,它在协议正文中的章节分布已在表格中列出。在原产地和关税法规上未被冻结。超过该章一半内容的11个冻结条目是生物制剂数据保护和版权保护期等反映了美国强烈要求的知识产权相关内容。其他被冻结的重要内容包括投资章节中投资人和解决国家纠纷(ISDS)适用范围的一部分。总的来说,冻结范围已被大大缩小,不会严重影响协议的质量。

除了废除高关税之外,TPP11还商定了东亚现有FTA基本未能解决的服务和投资的自由化问题、政府采购的非歧视原则等。这对东亚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等FTA谈判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此外,它还展示了制定全球规则的指导方针,围绕国有企业和电子商务的规则制定特别引人注目。


国有企业及指定垄断企业章节试图消除国有企业采购、销售商品或服务时与民营企业的不公平竞争关系。具体规定包括国有企业应按照商业考虑采取行动、对国有企业进行的非商业援助不可以影响其他签约国家的利益、提供国有企业的相关信息等。

国有企业往往得到该国政府的直接或间接补贴,它们有可能在与民营企业的竞争中具有不公平的优势。为了避免这样的市场扭曲,需要某种补救措施。近年来,国有企业向国外的扩张也越来越频繁。因FTA和两国间投资协定(BIT)适用非歧视性原则,即规则是和国家经济力量的大小无关,这就意味着确保公平竞争也很重要。未来也会要求重新整理发展援助和投资的关系。

目前,随着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同经济结构的新兴经济体规模越来越大,确保公平竞争条件的国际规则的需求正在增加。但除了世界贸易组织(WTO)制定的反补贴税率外,几乎没有全球性的规则。即使是TPP,相应章节也只是在正文和附件中设置了许多免责条款,它的效果如何,有必要在生效后关注这一趋势。但作为建立重要国际规则的第一步,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电子商务章节规定了(1)数据自由移动(2)数据本地化(3)迁移源代码或禁止访问请求。关于前两项,注释中解释到并不会妨碍各国为了实现正当公共政策而采用或维持的非常措施。虽然不确定是否会被严格执行,但这一章确定了主要原则,这非常重要。

关于电子商务,美国和欧盟之间的思维差距很大。欧盟为了保护生活在该地区的个人的隐私,计划从2018年5月开始执行一般数据保护规则(GDPR)。在那里,严格的数据本地化将被执行,即限制将数据带出境外,并将保存数据的服务器安装在境内。日本和欧洲之间的EPA谈判也未能对数据本地化要求的禁止等达成协议。从现在起,有多少主要国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尚不清楚,但至少对欧盟的经济活动施加了各种限制。

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估计,自2005年以来,国际间的数据流在10年内增加了45倍。国际经济和社会正在发生质的变化。但消费者保护、保护隐私、平台(基础)垄断市场和逃税、防范网络供给等需要完成的任务很多。强调自由的美国和以防范为出发点的欧盟之间也存在很深的鸿沟。另外中国从6月份开始执行网络安全法,并正在努力实现严格的数据本地化。

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从培育自己企业的动机出发,也有可能采取限制数据流的策略,但成本很高。可以肯定的是,中国限制外国进入,从而培养了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但在规模较小的国家,对该国幼稚产业的保护将不会顺利。另外,平台的商业模式有很多相似之处,也存在模仿较为容易的情况。

规模经济由于网络效应而一定存在,但似乎难以像过去大型设备制造业一样长期行使市场支配力。作为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即使无法立即开发一个平台,但如果为创新(技术革新)打开一个窗口,使用成熟的应用(APP)更加明智。

即使是从抵制世界保护主义浪潮的意义出发,TPP11的生效也非常重要。日本应继续在建立国际经济秩序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译自《日本经济新闻朝刊》2017年12月14日,本文经日本经济新闻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