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往期目录 > 经济 > EV化导致石油消费发生剧变 对中东依赖性高涨和地缘政治风险
经济 ,第三十七期  2018年12月8日

EV化导致石油消费发生剧变 对中东依赖性高涨和地缘政治风险

在全球淘汰汽油车政策的影响下,石油价格下跌,对于中东的依赖性相对增加。照片:公有领域

在世界能源市场中,石油一直占据最重要的地位。从2000年到2007年,中国的石油需求非常旺盛,可用“爆饮”来形容,这导致世界石油需求量达到每天130万桶(Mb/d),“石油需求峰值论”也成为人们极为关心的话题。除了供需关系紧张之外,金融市场的流动性过剩也导致原油价格飞涨,人们担心石油供给已经达到了峰值。

根据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编写的《IEEJ Outlook 2018》,如果相关国家的政策和生活方式保持不变(参考情景 (Reference Scenario)),世界石油需求量将从2015年的90 Mb/d增加到2050年的122Mb/d。

从各地区的情况来看,由于节能技术和可再生能源的普及,经合组织国家的石油需求量减少到9Mb/d,但是亚洲非经合组织国家的需求量大大增加,其中印度为10Mb/d,东盟为6Mb/d,中国为5Mb/d。从用途来看,在增加的32Mb/d之中,有9Mb/d用于汽车。

在页岩革命成功之后,石油供应峰值论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取而代之的是“石油需求峰值论”,即在受到资源限制之前,石油需求将达到峰值。这种看法的根据是,气候变化会促进节能技术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而这会使得石油消费受到抑制。

另外,由于空气污染越来越严重,世界各国普遍考虑促进汽油车、轻油车的电动化(EV化),这种趋势也使得“石油需求峰值论”受到广泛关注。去年,法国和英国政府率先在欧洲掀起电动车浪潮,决定从2040年起禁止销售汽油车。除此之外,在占2040年全球汽车销售市场三成左右的中国和印度,也可以看到同样的趋势。

受到这些政策的影响,汽车制造商开始向电动车转型。例如,大众决定在2025年之前投放80多款纯电动车(EV)和插入式混合动力车(PHV),丰田决定在2025年对于全部车型增加电动车型,到2030年生产550万台电动车。2016年生产量最高的七个主要汽车制造商都发表了各自的电动化方针。

汽车电动化的迅速发展会对于石油需求带来什么影响?笔者在这里做一个假设,即到2030年全世界新车的30%都是零排放汽车(ZEV,包括EV、PHV、燃料电池汽车,但不包括混合动力车),到2050年,这个比例达到100%。

这个假设的依据是清洁能源部长会议提出的“EV30@30挑战行动”。该行动的目标是到2030为止,零排放汽车(ZEV)销量占成员国整体新车销量的30%。另外,正如前面所述,法、英等国将从2040年开始禁止销售发动机车。可以预测,在今后的十年中,这种趋势将会达到世界规模。但是考虑到一般汽车都可以用十年,因此到2030年,ZEV在总汽车保有台数中的比例会达到14%,到2050年可以达到74%。

在上述假设成立的情况下,到2050年,用于汽车的石油需求将减少到当前的四成以下,即15Mb/d。另一方面,由于ZEV的发展导致电力需求增加。假设全部用火力发电(包括天然气、煤炭发电)来满足需求,会导致石油需求增加2Mb/d。

EV化导致原油价格下跌

从2030年开始,世界石油需求将开始减少,到2050年减少到89Mb/d(见下图)。换言之,随着ZEV车在全世界的迅速普及,石油需求峰值将很有可能会到来。

 

当前关于原油价格的预测,大多是基于这样的前提,即世界石油需求还会增加,因此供应成本将升高。在这种情况下,石油需求达到峰值以后,游戏规则将发生变化,供求缓和的压力和市场认识的变化将很有可能会导致原油价格下滑。

在价格长期低迷的情况下,生产成本相对较高的地区的竞争力将会下降。特别是美洲地区(包括美国的页岩油产地和巴西的岩盐层油产地),其生产量将大幅减少。而在以低成本著称的中东OPEC地区,尽管按照参考情景 (Reference Scenario),,其产量是下降的,但与基准值相比,仍然可以保持上升趋势。可以预测,OPEC地区的产量份额会从2015年的42%增加到2030年的46%,到2050年将达到54%(见下图)。

这有可能会提高OPEC的定价权,但如果OPEC一意孤行地提高价格,则其它产油地区会提高产量。无论如何,尽管原油价格会有暂时的波动,但长期来看原油价格下跌的压力难以得到缓解。

对于石油进口油来说,石油供求关系的大幅缓和是一个好消息,但从保障中长期石油供应的角度来看,低原油价格是一个巨大的潜在风险。根据国际能源机构的报告,从2014年到2016年,由于原油价格快速下跌,世界石油、天然气开发投资减少了44%。受此影响,本世纪二十年代会有石油供给不足、供给不稳定的风险。同时,在石油需求达到峰值的情况下,低油价会抑制投资,导致投资不足。虽然需求达到峰值会缓解供需紧张,但如果上游投资不能满足需求,则存在供给不稳定的风险。

高涨的地缘政治风险

这种原油供给结构的变化会带来两个地缘政治风险,从而影响原油的稳定供给。其中一个是对于不稳定的中东的依赖性会更高。仅从当前来看,中东的局势频繁变化,例如沙特和伊朗的对立、与卡塔尔的断交等。毋庸赘言,对于这种地区的依赖会带来很高的风险。

另外一个是经济下滑使得中东地区变得极为不稳定。虽然中东国家在生产份额提高后会相对受益,但是与参考场景相比,2050年的石油纯出口额会减少1万6000亿美元,这相当同年名义GDP的13%。

这些国家对于石油出口的依存度较高,在石油需求达到峰值时,将难以维持基本的财政平衡。为了削减财政赤字,只能减少公共投资和补贴,但这会使社会变得不稳定,进而导致产油国甚至整个中东地区的局势变得恶化。

在不远的将来,随着ZEV的普及,石油需求很有可能会呈减少趋势。但是,所谓“石油需求峰值”的前提是ZEV的迅速普及,而这件事本身具有相当大的挑战性。从这个角度来看,石油需求有可能不会快速减少,2050年的石油需求甚至可能与现在不相上下。

如果对于将来持过于悲观的态度,忽视供给投资,则会诱发“摆脱石油”的想法,而这才是能源保障的最大威胁。为了减少对于中东石油的高度依赖所带来的风险,不仅需要产油国家采取行动,石油消费国也应该在资源融资和投资方面做出努力。另外,对于产油国家的经济结构改革(例如沙特的“Saudi Vision 2030”),石油消费国也应该提供支持。

[译自《月刊WEDGE》,2018 年2月刊,PP.44-46。本文经WEDGE 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