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往期目录 > 经济 > 在“平成时代”结束之际: 争取实现以“女性活跃”引以为豪的国家
经济 ,第三十八期  2019年3月11日

在“平成时代”结束之际: 争取实现以“女性活跃”引以为豪的国家

〈要点〉

  • 因生第一个生孩子而离职的女性比率居高不下
  • 男性参加社育儿和社会的支援十分重要
  • “女性活跃”在进步,但和其他国家相比速度较慢

村木厚子 津田塾大学客座教授

《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以下称均等法)是在接近昭和结束之际的1985年制定的。30多年后的今天,“女性活跃(女性在社会发挥力量)”再次成为政府最重要的课题之一,在此基础上,“工作方式改革”也成为了一大政策课题。

本文将阐述这些问题本身和对社会来说不仅很重要,而且对应对日益严重的少子老龄化社会课题的日本,以及对争取实现的新价值创造目标的众多企业来说也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均等法》是借助联合国的“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这一外压,不顾经济界强烈反对而诞生的。以女性不受性别歧视,且尊重母性的同时营造充实的职业生活为基本理念,以确保雇佣场所的机会和待遇的均等为目的。

但此后,纵观在大多数女性承担育儿和介护(护理老人等)等在家庭承担沉重责任的状况下,非但剥夺了女性在社会上活跃的机会,就连持续就业本身也变得困难,这个事实逐渐被广泛认知。为此,《育儿休业法》(现在是育儿和介乎休业法)于91年制定,规定了在孩子满1岁之前给予男女劳动者育儿休业等义务。通过此法,“均等”和“两立(兼顾工作和家庭)”的两个车轮总算备齐。

此后,《均等法》和《育儿和介护休业法》依次被强化,又在2015年成立了的《女性活跃推进法》,规定企业等有义务保证“机会”是否均等以外,要验证女性活跃的“结果”,还规定企业有义务制定放入对策和目标数值的计划,即所谓PDCA(计划、执行、检查、处理)的实施,并公布其内容。

由于充实了这样的均等和两立的措施,女性的就业率和管理职位的比率提高,男女间的工资差距缩小,在整个平成时代,虽然缓慢但也在前进。但是也有很难改变的现实。

根据《育儿和介护休业法》,女性的育儿休业利用率自07年以来经常超过80%,但男性的利用率仍停留在5%左右。即使法律规定以男女劳动者为对象,但几乎没能改变“育儿是女性的工作”这样的结构。从生下第一个孩子的女性在生育前后的就业状况来看,结婚后离职的女性在均等法施行后逐渐减少。但是,第一个孩子出生后仍继续就业的女性比例到10年左右为止都停留在20%左右(参照图表)。

在这种情况下,另一个重大问题浮出水面。即出生率下降。出生率从80年代中期开始持续下降,05年创下了历史上最低的1.26。少子老龄化的快速进展意味着对将来一代人带来过度负担。再加上社会保障负担的增大导致财政恶化,已经开始进入让下一代买账的循环模式。

为了避免社会的疲惫和财政破产,在平成后的下一个时代,建设一个让人长寿感到高兴的社会,只有增加“支柱”。增加现在作为支柱的职业女性和增加作为将来支柱的孩子数量,能否同时实现呢?

从其他发达国家可以简单找到答案。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简称经合组织(OECD)

会员国的数据来看,大部分女性劳动力率高的国家出生率也高,相反女性劳动力率低的国家却苦于少子化。女性活跃的社会,同时也是可以养育所期望的孩子的社会。


在日本实现这一点的关键是什么呢?从其他国家的状况和国内的需要调查等政府得出的结论来看,重要的是男性参加育儿和社会对育儿支援。具体来说,就是包括男性在内的工作方式的改革和充实对保育的支援。

毫无疑问,夫妻不担要生儿育女,并且共同持续工作是必要条件。因此,在“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中,通过提高消费税,一部分增收用于保育,这几年,保育设施急速开始整顿。在这个领域今后也不能松手。接下来就是工作方式改革。各种调查显示,育儿中的女性作为继续工作的条件列举了工作单位

整体的工作时间和支持工作和育儿两立的氛围以及工作时间的灵活性等。日本的加班时间在国际上来看很长,男性参与家务、育儿的程度很低。持有学龄前儿童的家庭,父亲参加育儿时间日本平均每天约1小时多一点,不到欧美的一半。

有数据显示,丈夫参与家务、育儿时间越长的家庭,妻子的就业持续率越高,有两个以上孩子的概率也越高。证实了只有妻子承担育儿任务的“单身育儿”与少子化相关联。而且,男性参加育儿需要缩短劳动时间。

18年6月成立了工作方式改革关联法。限制加班的上限时间,导入高度专业制度(去按时间计算报酬的制度),推进同工同酬等为主要内容。其目标是制定能够缩短过长的时间劳动、引进多样灵活的工作方式、导入与多种工作方式相称的公正待遇的规则。如果这些都能实现,不仅男女,包括老年人、残疾人在内都能通过适合自己的多种多样的工作方式来发挥应有的力量。

工作方式改革是重要的政策,不仅能支持劳动者的健康,男女都能活跃,充实家庭生活,让多种多样的“支柱”来支撑社会,提高社会整体可持续发展。

从“女性活跃”开始往男女“工作方式改革”扩展的政策方向性没有错。问题是改革的速度。如图所示,结婚生下第一个孩子后仍继续工作的女性从10年左右开始增加,尽管如此还不到4成。

在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性别差距指数”中,日本在149个国家中排名110位(18年),排名极低。而且在中长期来看,排名一直下降。就此向有关国际机关询问了日本的女性活跃在前进为何排名下降,得到的回答是“日本变好了,不过,其他的国家以更快的速度变好”。缩短过长的劳动时间也面临同样的状况。

为了加快改革速度,政府应该做什么呢?检验女性活跃和工作方式改革的进展状况,分析政策效果,明确新的对策和目标值,广泛地与国民共享的同时并进行落实,即通过≪女性活跃推进法≫规定的义务,促进企业对PDCA的实施。也是时候讨论在特定领域是否引进就业性别配额制(分配制)。


女性的活跃和工作方式改革对日本社会来说都是最重要课题,但是对于各个企业来说会怎样呢?或许还有很多企业认为这些都是“成本”。但是,根据调查数据显示,女性干部多的企业业绩相对较好,致力于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搭配和推进弹性工作制度的企业,虽然需要花费一些时间,但附加生产价值也会大幅度提高。

在平成的下一个时代里企业最大的课题就是创造新价值。实现以女性为首的多元人才的活跃是其最大的原动力。如果有更多企业认识到这一点,并付诸实施的话,提高改革速度,就能形成企业成长和社会成长的良好循环模式。

[Discuss Japan 翻译。2019年1月10日刊载日本经济新闻“经济教室”。经作者许可进行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