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往期目录 > 政治 > 明治维新150年的日本:把发展和民主化的经验带给全世界
0
政治 ,第三十七期  2018年10月21日

明治维新150年的日本:把发展和民主化的经验带给全世界

要点:

  • 明治维新推行民主化革命和人材录用革命
  • 积极导入西洋最新的产业、技术和学问
  • 战后日本在东亚的ODA方面也获得成功

北冈 伸一(独立行政法人国际协力机构理事长)

回首50年前,在庆祝明治维新100年之际,学术界中高度评价明治维新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认为,与法国革命和俄罗斯革命相比,明治维新是一场不彻底的革命。

但是如今,几乎没有人称赞俄罗斯革命,对法国革命的评价也不高。彻底的破坏大多唤起反动或彻底的镇压。明治维新的牺牲较小,死者人数不到3万人,比法国革命和俄罗斯革命少了2-3位数。甚至在没有破坏传统的本质部分的情况下,相继断然实行了各种大变化,整体上实现了巨大的变革。

◇   ◇

其本质是什么?

明治结束之际,很多人就明治时代进行了讨论。当时28岁的石桥湛山述说了如下的意见。很多人把明治时代视为军国主义的发展时代。但是,他并不那么认为。这些战争都是在时势上不得已而为之。其成果为一时之物,时势改变,就会失去意义。

石桥谈道,明治时代的最大事业不是战争的胜利和殖民地的发展,而是“政治、法律、社会等所有的制度和思想都进行了民主主义改革”(《东洋时论》)。

我强烈赞同石桥的意见。日清战争(甲午中日战争)、日俄战争是因与周边国家的关系而不得不发动的战争。尤其是日俄战争,如果相关国家稍微聪明点,也许就可以避免。考虑到死伤人数之多、庞大的军事费用、最终积累的外债的巨大、及其后留下的与周边国家的摩擦之大,日本还是尽可能想要避免。

日俄战争中作为元老,以及陆军大御所参与的山县有朋也戒骄戒躁而言道,日俄战争中的日本的胜利,只不过是努力学习近代文明的日本战胜与此相反的俄国而已,绝不是证明日本优势的战争。

但语气仍让人感觉到忘却了日俄战争中如履薄冰的胜利,而过于强调日本的力量和勇气。昭和的战败,就萌芽于日俄战争的神话化与傲慢。

伟大的不是日清、日俄的胜利,而是积蓄了能够胜利的国力。从维新到日清战争仅有26年,到日俄战争仅有36年。

概观下石桥所说的“民主主义改革”吧。换句话说,就是平等化、自由化。

 

.

明治政府于1871年,自复辟王朝仅三年多后,就废除了包括倒幕主力薩摩长州在内的所有藩,实现了中央集权制度。此后仅数年就废除了武士制度。

1885年明治政府确立了内阁制度,第一代内阁总理大臣是伊藤博文。伊藤的出身卑微,在江户时代是不被允许做出政治发言的身份。

从维新到内阁制度创立的变革,是一场打破拥有既得权益的特权阶层的民主化革命和人材录用革命。

此后,明治政府于1889年制定宪法,1990年举办了首个议会。因有权人士数量有限,即便在现代让议会固定下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日本在议会开设后仅8年时间便成立了政党内阁。比日本的模范德国还早得多,政党的力量得到了积蓄。

◇   ◇

经济、社会等领域的改革也很显著。

中世纪以来的俸禄制度被废除了,允许农田的耕作和买卖的自由,实施了地租修改。职业可自由选择,贸易实现自由化,有了飞跃性的扩大。另外还导入了不分身份的义务教育制度。

同时还引进了西洋的最新产业、技术和学问。象征这种热情的是,1871年包括多位政府中枢要人的超过100人的一行人前后最长花费1年9个月考察了欧美的岩仓使节团。

总而言之,明治的伟大之处在于,开放国家和民主性变革。积极与世界交流,为此改革多项制度,让国民的能量得以自由地发挥。

与明治维新相比,冷战结束以后的日本停滞根源也很清楚。开放管制呼声很高,但很多既得权益希望维持原状,对引进海外的事物持消极态度,一时应付了事就是这二十多的历史。

那么石桥在刚才的论文中认为,明治的意义在于在接触未曾有过的东西文明的时期,推动了国家开放和民主化,提倡设立明治奖金将其推广到全世界。

明治维新确实具有世界史意义。

我曾经作为联合国大使参与有关世界纷争的议论,目前作为国际协力机构(JICA)理事长,参与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事宜。每次让我痛心疾首的是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之难。维持国民统合,并实现经济、社会、政治发展非常难。即使实现了经济发展,之后的民主主义发展,也不知有多难。

因此,对很多发展中国家来说,由非西洋国家发展成长为发达国家,使自由、民主主义和法治等近代各种价值与传统并存的日本真的是个了不起的国家。

日本与战前不一样,不是军事大国,作为经济大国也没有一时的势头。但是,走向发达国家,保留传统与近代文化并存,放眼全世界,尚无二例。

我认为与全世界共享摸索过程中的各种失败和经验,是日本为全世界能做的最大贡献。

◇   ◇

日本是政府开发援助(ODA)最为成功的国家。20世纪50年代,西洋各国的援助对象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各国与日本的援助对象东亚各国的经济水准几乎相同。但目前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东亚成功原因之一说是日本的ODA的成果也不为过。这样,凭借自身的近代化经验和ODA经验,日本在开发援助的世界中占据独有的崇高地位。

目前,英国被认为是开发学(development studies)的鼻祖为,大学和研究生院接收了很多留学生。但是,开发学的发源地应该是日本。把日本作为开发学的发源地,并为全世界做贡献,是有可能的。

JICA纪念明治维新150年,与留学生接收经验丰富的日本主要17大学携手合作,打造计划邀请全世界肩负发展中国家未来重任的年轻人来日学习日本的近代化经验和ODA经验。5年后的目标是每年接收1千人。在此深造的他们为了祖国的发展,一定会做出成就。也会成为日本与该国的有力牵线人。

这对日本来说也是良机。日本的研究者躲在日语这道墙的后面,不敢勇闯世界。向为发展中国家的发展而努力的年轻人传授知识,也会给日本的研究者带来强烈的刺激。

希望大家重新学习曾经在近代化进程中日本做出的极其大胆的变革经验。欧美的年轻人也参与进来的话,也会为新时代的多文明共存方式提供巨大的刺激。

[本文经过笔者和日本经济新闻的同意,由Discuss Japan翻译转载。原文刊载于日本经济新闻2018年7月3日晨刊。]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