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往期目录 > 社会 > 防止日本因劳动力不足造成企业破产 是时候讨论与外国人共同生存的问题 劳动力不足堪与泡沫经济时期相提并论文化
0
社会 ,第三十四期  2018年3月21日

防止日本因劳动力不足造成企业破产 是时候讨论与外国人共同生存的问题 劳动力不足堪与泡沫经济时期相提并论文化

城崎温泉街 (兵库县丰冈市)

2017年3月的有效就业率为1.45倍,为1990年11月以来时隔26年4个月的最高水准。照这样下去,日本有可能陷入“劳动力不足而造成企业破产”的境地。现在已经到了必须认真考虑“外国人”作为支持日本经济社会和地区社会的存在而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矶山友幸 (经济记者,株式会社经济战略构想总裁)

兵库县丰冈市。城崎温泉位于圆山川入(日本)海处。这个温泉胜地因志贺直哉的《在城之崎》而闻名,在种植着柳树的大溪川沿岸,矗立着一家家木制温泉旅馆,饶有情调。

近几年来,除了日本人游客外,向往这种日本情调的外国游客有所增加。如今外国游客每年达4万人次,占到总体的5%以上。

城崎温泉的旅馆最大的担忧在于劳动力不足。客房员工和厨房助理等人手存在着不足。根据旅馆业组合开展的调查,可以看到在给出回答的35家旅馆中,有77%的旅馆回答客房员工不够。有43%的旅馆即使有空房,也因为人手不足而不得不“停售”。

“我们已经从日本全国招收大学旅游系的毕业生等,即便如此人手还是不够。”老字号旅馆西村屋的西村总一郎总经理这么说。“尤为严峻的是客房工作人员高龄化的趋势正在加剧。显而易见的是这样下去早晚会有无法经营的时候。”他深深地感受到了危机。

在这样的背景下,城崎的旅馆业界寄予期待的是外国劳动力。但是,技能实习等以往规定的框架中不包含“旅馆的客房工作人员”。从2016年起,城崎开始以“熟菜加工”等名义从越南接收实习生,并且,城崎温泉的当地企业“汤之町城崎”成为中心,开始接收来自台湾和印度尼西亚的学生作“见习生”。2017年4月份将有10个人来到日本,6月又将有10人前来。这是以学校认可学分为前提的实习形式,学生将在半年到一年的期间内,居留日本并在旅馆工作。其实只是以实习这个名义作幌子罢了。

日本正在加大力度吸引来自海外的游客。2016年超过了2400万人,目标是到2020年为止达到4000万人。而要想增加海外游客的来访,旅馆和酒店的修整和扩充是必不可少的。但即便如此,旅馆业界还是直接面临着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于2017年4月份就任全国旅馆酒店生活卫生同行业组合联合会(全旅连)的青年部长西村,四处拜访多名永田町的国会议员,提出希望能解除旅馆业界禁止外国人劳动者的规定等。

政府想要把国家战略特区作为“突破口”。根据已经由内阁会议批准通过的修改法案,日本将构建起新的框架,作为劳动力接收有望成为“酷日本的人才”的外国人。外国人人才可以通过在旅馆的工作学习和体验日本的传统,将其弘扬至海外,通过旅馆向来自海外的外国人旅行者传播日本文化,像这种情况有可能在特区获得工作签证。由于城崎地处兵库县,故不属于被指定为特区的范围,但城崎的方针是将与县、丰冈市进行合作,运用特区接收外国人。

就在这样劳动力不足已经接近泡沫时期的情况下,应该说,接收外国人作为劳动力已是迫在眉睫的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国会答辩中多次回答:“不会采取所谓的移民政策。”这也成为目前政府方针的基本方向。

日本坚持“不接收单纯劳动”的理由有二。一是认为有可能抢走日本人的工作机会。另一个是因为担心如果认可接收单纯劳动力,那么来到日本的外国人“质量”就会下降。

而现实中,前者已经到了单靠日本人已经无人可用的地步,而并不是有可能抢走工作机会的问题。后者尤其如此,因接收制度举棋不定,事实上造成非法居留或违反在留目的而工作的外国人,这样才会导致“质量”的降低。

为了在国家的“不接收单纯劳动”方针下钻空子,至今也出现过各种各样的“权宜之计”。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技能实习生”,在所谓的“把日本的技术转移至海外”这一借口下,一些无法雇佣日本人的工厂和农业领域至今都有使用单纯劳动。然而,最近急剧增加的是名叫留学生的“幌子”。

 

然而,像这种“真话”和“原则”的区分使用,往往会给日后埋下隐患。内阁官房参与、原经济企划厅长官堺屋太一先生在政府会议等场合,反复提出有必要取消禁止移民规定的必要性,他指出区分使用真话和原则是危险的事。这些人对日本满怀憧憬而来,但是,在工作现场看到的却是所谓的“3K”,即把Kitsui(累)、Kiken(危险)、Kitanai(脏)的工作全部推给外国人的真实情况。他认为,“只体验了日本不好的地方便回国的年轻人,绝对不可能成为亲日人士,而是会讨厌日本。”

原警察厅长官、曾经担任瑞士大使的国松孝次谈到:“应当由国家出面,明确推出接收长期居住在日本的‘定居外国人’的政策。”由他担任会长的一般财团法人“创造未来财团”汇总了关于接受外国人的建议,并希望能推动政府。于2016年底概括的第2次提议中就提出了上述五点的要求。

国松先生说,“即使说是作为劳动力而接收外国人,但实际上他们在踏入日本的瞬间,便已经成为这里的居民。来到日本的外国人也能作为居民而适应日本,尽责地发挥自己支撑日本社会的作用,眼下迫在眉睫的是需要尽快为此而完善制度。”

 

接收定居外国人的倡议

  1. 作为政府,确立明确的外国人接收方针
  2. 把定居的外国人视作“居民”而接收,对这一理念的明确化
  3. 明确指出由政府负责,开展日语教育
  4. 完善地区定居外国人的交流站点
  5. 在未来投资会议等组织下,设置“定居外国人政策委员会(暂名)”

 

也就是说,为了补充眼下的劳动力不足问题,使用多种形式的“权宜之计”,仅把外国人视作劳动力而批准其入境,其中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国松等人携带倡议书走访了政府的相关省厅。2016年12月20日,他前去厚生劳动省拜访了盐崎恭久大臣,但盐崎大臣当时这样问他:“为什么原警察长官国松先生要为接收外国人如此积极?”考虑到经常有人说,只要增加接收外国人,治安就会变差的反对意见,他以为警察应该是反对移民的。

国松说,这只不过是他个人的意见,按现在这样,外国人继续以“零打碎敲”的方式大量涌入日本,那么其不良影响就会波及第一线的警察。如果承认非法居留、或凭在留目的以外的签证从事工作,那样才会助长不良的外国人,扰乱社会治安。

德国从1960年代至70年代期间,从土耳其等国引进了大量的“劳动力”。这些被称作“客人劳动者”的人口,后来聚居在德国的城市地区,形成了土耳其人街,成为德国社会隐患的巨大原因。因为贫困的复制带来了犯罪,德国社会发生了“分裂”。

出于对此的反省,德国政府到了2000年代终于开始宣布自己属于“德国移民国家”。并且还规定,想要移居德国的外国人最低必须接受至少400小时以上的德育讲座等,完善了作为“居民”而接收外国人的制度。

在日本终于也出现了这样的动向。超党派的国会议员创办的“日语教育推进议员联盟”便是如此。其中心人物之一议联会长代理的中川正春,即原文部科学大臣等人呼吁创办让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子女接受日语教育的机制而创建。预定近期将会公布《日语教育振兴基本法(暂名)》的起草方案。

实际上,在积极引进外来人口的滨松市等地区,如今正在发生巨大的问题。巴西人夫妇之间出生的孩子既不会说本应该是母语的“葡萄牙语”,也不能充分地使用居住国的官方语言“日语”,他们正在步入一种被称为“Double Limited(双重受限)”的状态。像这样培养长大的孩子无法接受高等教育,因此就无法找到较好的工作,逐渐走上贫困的道路。照这样下去,日本很有可能重蹈德国在半世纪前失败的覆辙。

在秋田县大潟村经营大规模农业的有限会社正八宮川正和这样说。

“我们想要的不只是旺季的劳动力。而是想要能与我们共同长期工作的人才。我们也能接受由外国人担任公司骨干。

如今,人口减少正在加剧,如果想要继续开展业务,促进社会发展,确保人才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很明显的是眼下情况并非通过充分调动女性或高龄人士就能顺利克服。照这样下去,整个日本都有可能陷入因劳动力不足而破产的局面。现在已经到了必须认真考虑“外国人”作为支持日本经济社会和地区社会存在而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译自《月刊 WEDGE》,2017 年 6月刊,PP.29-31。本文经 WEDGE 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