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政策论坛 > 文库 > 第三十八期
0

第三十八期档案

No.38
外交 ,第三十八期  2019年4月2日

日本外交是否具备普遍性 必须重新构筑公共外交战略

在“自由国际秩序” (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发生动摇的形势下,如果日本的公共外交仅仅只是依赖于文化的特殊性,将是不够充分的。现阶段,外交空间从“谈判的技术”扩大到“设置议题、制定规范”,就此我将提议与其相符的新指针。    去年秋季,中国共产党召开党代会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中国这两大活动相继进行,我有幸在北京大学稍事停留,得到了与众多学术界人士及专家交换意见的机会。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中国方面强调“民主主义”的负面影响,并将其作为共产党一党执政正当化的依据。按照他们的理论是这样的:民主主义(就像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企业)只考虑短期利益。政客和政党只关心下届选举,一味迎合选民,无法制定中长期的国家策略。其结果便是导致了“特朗普现象”和“英国脱欧(BREXIT)”所象征的民粹主义的崛起等。由此延伸开来,目前中国盛行着这样的论调,即“与民主主义相比,中国式的执政模式对世界而言具有更高的通用性”,以及“中国领导国际秩序的时机已到”。 欧美的软实力在全球化浪潮下产生动摇  先不管这种理论手法如何,但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直以来引领“自由国际秩序”的“民主主义”在欧美确实出现了动摇。对社会多样 ... ... [阅读更多]

社会 ,第三十八期
2019年3月20日

正宗的日本研究不在日本 掌握了草体汉字和汉文训读的竞争对手

“日本研究”究竟属于谁? 日本学术振兴会有一份清单,上面列出了该协会提供研究经费的学术领域。“日本研究”并未列于其中。在“地域研究”列表中,可以看到“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和中亚”等关键词,但同样未见“日本”一词。在日本国内,名称中冠有“日本研究”四个字的研究和教育机构确实存在。笔者曾经与这些机构进行过合作研究,深知这些机构为获得研究经费所付出的辛苦。笔者在此并不是想批评在日本国内“日本研究”被严重忽视,只想澄清一个事实。如果很多读者(包括专业的研究者)认为从事日本研究工作的人大部分是国外的观察者,这实际上是制度所导致的误解。 笔者曾在国外进行研究工作,参加学术会议,并与国外的研究者共同著书。在此过程中,对于近年来日本研究的现状进行了简单的观察。笔者希望通过分享这些见闻,对于这种将日本研究分为“国内”和“国外”的错误认识进行澄清。笔者的见闻和体验主要来自多次在剑桥大学进行的长期研究工作,在欧洲数所大学和研究机构进行的合作研究工作,在世界各地参加的关于日本和亚洲研究的学术会议,国外的学位论文和专业杂志论文的审核工作,以及笔者担任立教大学国际交流负责人时与国外大学所进行的交流活动。尽管许多大学教师也有类似的经历,但 ... ... [阅读更多]

社会 ,第三十八期
2019年3月15日

未来设计

围绕气候变化、能源问题、社会保障和政府债务等课题上,需要通过长远的角度来对应。这些课题的本质其实在于世代间的利害冲突。在当今的时代,一些目光短浅的对应和决策,有可能给未来世代带来很大的不利影响。还没出生的未来世代不能发出声音,与现世代不可能谈判。凡事现世代根据自己所想做出的决定,未来一代人也无能为力。以“市场”为首的社会系统并非具备给未来一代分配资源的功能。为了形成与未来世代相通的可持续发展的社会,需要超越人类本来具有的“近视性”,需要一个框架、好制度去补充这样不完善的地方。这就是未来设计。              佐仓统教授采访了未来设计的倡导者西条辰义教授。 佐仓统(东京大学大学院情报学环教授):西条老师在未来设计的说明中指出,作为当今经济和政治的根本框架,“市场机制和民主制”发挥了它的作用,但是考虑到未来世代,其功能发挥得并不好。而且,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尽可能获取更多的资源这种人具备的生物特征更加使状况恶化。关于后者,作为研究其进化的立场,我很清楚。关于前者究竟是系统的极限,还是有能很好应付的余地呢?今天,想请教一下。首先请告诉我们“未来设计”是什么? 西条辰义(高知工科大学经济・经营管理学群教授):请允许我从为什么 ... ... [阅读更多]

社会 ,第三十八期
2019年3月20日

正宗的日本研究不在日本 掌握了草体汉字和汉文训读的竞争对手

“日本研究”究竟属于谁? 日本学术振兴会有一份清单,上面列出了该协会提供研究经费的学术领域。“日本研究”并未列于其中。在“地域研究”列表中,可以看到“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和中亚”等关键词,但同样未见“日本”一词。在日本国内,名称中冠有“日本研究”四个字的研究和教育机构确实存在。笔者曾经与这些机构进行过合作研究,深知这些机构为获得研究经费所付出的辛苦。笔者在此并不是想批评在日本国内“日本研究”被严重忽视,只想澄清一个事实。如果很多读者(包括专业的研究者)认为从事日本研究工作的人大部分是国外的观察者,这实际上是制度所导致的误解。 笔者曾在国外进行研究工作,参加学术会议,并与国外的研究者共同著书。在此过程中,对于近年来日本研究的现状进行了简单的观察。笔者希望通过分享这些见闻,对于这种将日本研究分为“国内”和“国外”的错误认识进行澄清。笔者的见闻和体验主要来自多次在剑桥大学进行的长期研究工作,在欧洲数所大学和研究机构进行的合作研究工作,在世界各地参加的关于日本和亚洲研究的学术会议,国外的学位论文和专业杂志论文的审核工作,以及笔者担任立教大学国际交流负责人时与国外大学所进行的交流活动。尽管许多大学教师也有类似的经历,但 ... ...

社会 ,第三十八期
2019年3月15日

未来设计

围绕气候变化、能源问题、社会保障和政府债务等课题上,需要通过长远的角度来对应。这些课题的本质其实在于世代间的利害冲突。在当今的时代,一些目光短浅的对应和决策,有可能给未来世代带来很大的不利影响。还没出生的未来世代不能发出声音,与现世代不可能谈判。凡事现世代根据自己所想做出的决定,未来一代人也无能为力。以“市场”为首的社会系统并非具备给未来一代分配资源的功能。为了形成与未来世代相通的可持续发展的社会,需要超越人类本来具有的“近视性”,需要一个框架、好制度去补充这样不完善的地方。这就是未来设计。              佐仓统教授采访了未来设计的倡导者西条辰义教授。 佐仓统(东京大学大学院情报学环教授):西条老师在未来设计的说明中指出,作为当今经济和政治的根本框架,“市场机制和民主制”发挥了它的作用,但是考虑到未来世代,其功能发挥得并不好。而且,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尽可能获取更多的资源这种人具备的生物特征更加使状况恶化。关于后者,作为研究其进化的立场,我很清楚。关于前者究竟是系统的极限,还是有能很好应付的余地呢?今天,想请教一下。首先请告诉我们“未来设计”是什么? 西条辰义(高知工科大学经济・经营管理学群教授):请允许我从为什么 ... ...

经济 ,第三十八期
2019年3月12日

扩大接收外国劳动力的论点: 重视生产效率比补充数量更重要

< 要点 > 对因扩大接收外国劳动力而推迟改善生产效率的担忧 外国人的增加对本国劳动者产生的负面影响较少 需要充实生活方面的支援,重新审视雇用惯例 政府就扩大接收外国劳动力向国会提交了出入境管理法修正案。日常生活中,我们也能在街上的便利店和小酒馆看到外国人在那里工作,随着老龄化的进程,接收从事护理工作的外国人也是一个紧要的课题。另一方面,随着人口的减少,未来劳动力短缺的问题令人担忧,人们期待外国劳动力能遏制人口减少的趋势。 然而关于为什么要依靠外国劳动力这个问题,我认为现阶段的讨论还比较模糊,没有从短期和长期两个方面来整理各自的观点。 根据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公布的人口推移,从2015年到2065年,20岁至64岁间的人口将减少40%以上,从7123万降至4189万。在21世纪最初的2000年左右,社会的普遍想法是通过扩大女性就业,发挥老年人余热来应对劳动人口减少,而最近大家已经将关注集中到通过外国劳动力和人工智能(AI)、机器人来应对这个问题了。 将以往的经济增长率分解成反映资本、劳动力、技术进步等原因的3个“全要素生产性”要素就会发现,从长期来看,推动日本经济发展的主要原因是生产效率的提高。而劳动人口 ... ...

政治 ,第三十八期
2019年3月11日

安倍首相,自民党总裁第三个任期: 重视支持地盘、“遗留政绩”的障碍

〈要点〉 小泉是去派系派,安倍是优先党内融合 改革也是有意识回避对自民党现存组织的打击 为了遗留政绩进行修宪遇到是国民投票关 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安倍晋三首相获得第3次当选。石破茂前干事长的善战备受瞩目,但从大局来看,安倍首相获得近7成的票数而大胜,首相在任期时间或将成为日本宪政史上最长。 在官邸主导的政策决策和国政选举的5连胜也可彰显安倍首相的“强劲”,其背后无疑是自1994年以来所积累的政治改革的功效。通过小选举区比例代表并立制、引入政党助成制度、设置内阁人事局等强化官邸机能等,首相的权力在制度上得到了加强。 关于同样成为长期稳定政权的小泉内阁,也有所谓制度论的说法。但是由于此后持续了几届不稳定的短命政权,所以不能忽视首相领导能力成了政治学者的共识。 因此,本文将与小泉内阁进行比较,明确安倍首相的政治指导特征,展望今后的发展。(参照附表) 在角福战争(田中角荣和福田赳夫之争)开始后的72年首次当选议员的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主要政敌是自民党内的田中派,针对继承这一宗谱的平成研的地盘——邮政事业,小泉断然实施了民营化等新自由主义的改革。将该派系和族议等既得利益层称为“抵抗势力”,采用类似大众主义的政治手法,取得无党派的支持。 ... ...

政治 ,第三十八期
2019年3月11日

安倍首相,自民党总裁第三个任期: 能否阻止“两张脸”的乖离

〈要点〉 内政和外交“两张脸”越来越不同 第二任期以后的政权失去一体性 要出示可持续发展的经济结构和社会保障制度 安倍晋三首相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击败石破茂前干事长第三次当选。在日本的政治史中,包括无投票和延长任期在内三次当选总裁的只有池田勇人、佐藤荣作、中曾根康弘、小泉纯一郎4人,他们都是构筑一个时代的首相。 如果顺利的话,安倍首相的任期将持续到2021年9月将近9年的时间,连续在任时间和包括第一期政权在内的总在任时间均创日本宪政史新高。 安倍执政如此长时间,但在“安倍政权时代”或者“安倍时代”,日本社会究竟实现了怎样的改变依然不明确。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估计最大的理由是和稳定的外交相反,在内政上失去了当初比较明确的政策主轴。安倍政权的内政和外交有两个截然不同的“脸”,彼此的不同越来越明显。(参照图)。 内政方面,在12年末第2次政权成立之时,经济政策十分明确即通过“安倍经济学”实现复苏经济。就算对其内容和方向性有批评意见,但大胆实施了财政刺激和金融放宽,在实施作为增长战略的社会经济结构改革的过程之前,对很多投票权的人来说,十分期待。 可是,政权在“第三支箭”的社会经济结构改革上开始缩头缩脑,反复在短周期内实施解散议院进行大 ... ...

经济 ,第三十八期
2019年3月11日

在“平成时代”结束之际: 争取实现以“女性活跃”引以为豪的国家

〈要点〉 因生第一个生孩子而离职的女性比率居高不下 男性参加社育儿和社会的支援十分重要 “女性活跃”在进步,但和其他国家相比速度较慢 《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以下称均等法)是在接近昭和结束之际的1985年制定的。30多年后的今天,“女性活跃(女性在社会发挥力量)”再次成为政府最重要的课题之一,在此基础上,“工作方式改革”也成为了一大政策课题。 本文将阐述这些问题本身和对社会来说不仅很重要,而且对应对日益严重的少子老龄化社会课题的日本,以及对争取实现的新价值创造目标的众多企业来说也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均等法》是借助联合国的“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这一外压,不顾经济界强烈反对而诞生的。以女性不受性别歧视,且尊重母性的同时营造充实的职业生活为基本理念,以确保雇佣场所的机会和待遇的均等为目的。 但此后,纵观在大多数女性承担育儿和介护(护理老人等)等在家庭承担沉重责任的状况下,非但剥夺了女性在社会上活跃的机会,就连持续就业本身也变得困难,这个事实逐渐被广泛认知。为此,《育儿休业法》(现在是育儿和介乎休业法)于91年制定,规定了在孩子满1岁之前给予男女劳动者育儿休业等义务。通过此法,“均等”和“两立(兼顾工作和家庭)”的两个车轮 ... ...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